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ESL职业联赛S12北美区赛程已经过半,在昨日巴西黑豹FURIA与北美巨头EG的对阵中,出色发挥的HEN1以1.64超高Rating带队取得四连胜。  FURIA 2-0 EG(Nuke 16-8;Inferno 16-14;Overpass)  在自己选择选择的Nuke上,先执进攻的EG开局展开还算不错,虽然巴西人重防外场获得一时之利,但随着Ethan以残血之躯完成1V2后他们还是凭借不错的优势领先。  不妙的是,自此之后EG的同步就出现了不小的漏洞,HEN1一把狙击枪上镇外场下压铁板,配合内场的arT双狙体系形成了完美压制。经济崩溃的EG越打越乱,换边后手枪局强顶链接也是凭借Ethan的个人能力爆发才堪堪赢下。待双方攒出长枪后,EG错误的残局决策更是加重了其失败的速度,很快FURIA就拿到了首张地图的胜利。  来到图二Inferno后,两支队伍经过了之前的比拼手感都较为火热。不过他们都没有选择常规控图更多的是针对包点爆弹一波流,在这场拼枪法与配合的对比中黑豹再一次以优势胜出暂领半场。  不过转攻为守后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关键局中KSCERATO和HEN1两兄弟的突然拉跨给了对手喘息之机,之后arT和HEN1的决策失误更是对自己的经济造成了重创。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是靠近胜利巴西人的配合瑕疵越大,幸得最终时刻的赌点收获颇丰他们还是拿到了本日比赛的胜利。
2020-09-17
  在9月15日晚上8点钟,期待已久的S10抽签仪式正式开始了,每一年的S系列赛抽签仪式都是各大战队最关心的事情,毕竟早一点知道对手,也更好了解他们的打法思路和BP情况,好做出对应的调整。    在这点上G2战队就表现的非常淡定了,在抽签开始前,还发帖表示自己一开始非常认真的准备好了,观看抽签仪式来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要避开的角色,但转念一想今年没有IG和FPX那还担心个锤子,直接就躺下了。    看似好像不关心抽签结果是的,但是当抽签结果出来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和同在A组的SN对上了线,SN也没闲着马上回奶了一波G2世界冠军,整的G2也是受宠若惊,哇还有能和我一样能整活的,也是回了“好!很有精神!(虽热不知道你指的是哪方面的冠军)”。    马上G2就发了一条对线微博,“遇见就是缘分,来A组吧”图中是G2把一头狮子拖进了A组的牢笼里,SN也是光速回应G2 A组第一,下面评论席里也是纷纷讨论这就开始了,光速对线也是纷纷@SN美工出来和G2对线,这边还没等到美工大显神威,SN的粉丝就开始先对上线了。直接就把G2给埋葬了。    说起来这个,G2的打野Jankos也发推特表示,“又要对战越南的打野了,我感觉我又要被完爆了,怕怕”。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在S9的MSI季中邀请赛上,G2两次打越南战队PVB都被对方锤爆了,特别是PVB的打野,打野特别的凶悍,直接把Jankos给打炸了,而这一次面对同样是来自越南的打野Sofm害怕也是必然的吧。    而G2战队的教练就更加欢乐了。直接来了一句“让Jankos打越南打野,那先输两局吧”,评论席里面都是,好套路啊,先故意输两局,拉低苏宁的赔率,这样赌王一看赔率下降了,状态就会开始下降了,那让2追3不快活吗?不过也有粉丝给出了正确答案:醒醒吧!这是小组赛打的都是BO1的,哪来什么的让2追3,要是输的太多,8强都进不去了。    总体来说,G2这一次可是碰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了,本来以为没了IG和FPX会轻松点,这半路杀出个SN,更是把G2整活方式也学了去,这下不论是在赛场内还是在赛场外(微博对线),G2都占不到多少便宜了,还多了一个整活的对手——SN。
2020-09-17
  一年一度的世界赛终于要开始了,经过昨天晚上的抽签已经确定了入围赛十支队伍的分组,也确定了十二支小组赛的队伍。分别是A组:G2、SN、MCX。B组:DWG、JDG、RGE。C组:TSM、FNC、GENG。D组:TES、DRX、FLY。如果LGD顺利打打入了小组赛,因为赛制原因将直接被分到C组(同一赛区不能同组的原则)。接下来我将盘点世界赛的这些小彩蛋。  阿水与D组的奇妙缘分  阿水自从出道参加一共参加了三次世界赛。凑巧的是三次都被分进了D组,同时三年都是以不同的种子身份。第一年是二号种子,第二年是三号种子,今年则是一号种子。前面两次都是在IG,今年则是在滔搏,但是无论身份和队伍的变化,阿水与D组始终牢牢的绑定在了一起,仿佛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东邪西毒的战斗  东邪西毒,前面笔者假设LGD出线,如果真的顺利出线那么在C组就会形成“邪教大战”。TSM号称北美邪教,是北美人气最高的战队之一。不管有没有TSM的比赛观众们都会欢呼TSM,而在我们赛区有着这一传统的就是“乐观家族”的LGD了。不管有没有LGD的比赛都会响起LGD的加油声。可惜今年疫情的影响现场采取的是无观众比赛,不然就可以看一下到底是东邪厉害还是西毒更胜一筹了。    夕阳红组  LGD晋级了以后不止是东邪西毒的战斗,并且还组成了“老年棋牌室”。有着北美活化石之称的大师兄就不用说了,欧成也是一个从S2就开始从事职业比赛的选手了,GENG的中单选手BDD的年龄在电竞选手中也属于大龄了。而我们的老干爹被我们戏称为老年银河战舰,除了辅助选手mark其他人的职业生涯也是比较久的了,所以C组被称为老年组也是情理之中的。    G2与A组不得不说的故事  前面说了阿水现在我们聊聊G2与A组的故事,从18年开始G2就一直被分在了A组而且都是小组第二名出线,18年与闪电狼打了场加赛进入了淘汰赛,19年与GRF打了加赛争夺小组第一,所以这次SN会是小组第一?  一年之约,同赴世界赛  一年之前DRX的打野pyosik和knight在韩服双排时就约定一起去世界赛,结果这次真的就实现了而且还是在同一个组,果然老天是不会放弃有天赋还努力的人。    天才的较量  这一个的主角依旧是knight而另一位主角则是DRX的中单chovy,两位同样是天才中单出身,一个被称为黄金左手另一个曾经联赛KDA过百。两个选手在去年洲际赛的时候还曾面基过一次,可惜两位选手可能是第一次见面有点腼腆都不是很敢正视对方,不知道这次被分在同一个组的他们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以上就是笔者总结出的世界赛彩蛋,大家有什么想说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2020-09-17
  在独联体地区知名爆料人兼记者OverDrive对前NaVi选手seized的第三部分采访中,这名26岁的俄罗斯选手谈到了自己在NaVi最后的一段时光和被下放的原因,还细谈到了在效力Gambit和Vega Squadron期间队伍苦苦挣扎的问题所在,并承认而且清晰地意识到他的巅峰时代已成往事,目前的重点是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一代。以下为采访全文:  Q:当时下放你是什么情况?  一开始俱乐部想让我和GuardiaN打替补,然后好签下ANGE1和electronic,但是后来Zeus出走以后拿到了Major冠军,于是他们又想把老大哥找回来了。再加上FlipSid3给electronic标价太高,所以我就暂时被留了下来和他们又打了大概半年多时间,起初情况似乎有所好转,大家都相互激励着彼此,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队内气氛变得越来越不对味,每一次训练赛都让我如坐针毡,我们会经常争吵。就让我感觉甚至从游戏中得不到任何乐趣了,所以在半年多的压力下我差不多瘦了有20公斤。  Q:你和谁吵架最频繁?  其实我不怎么跟人吵架,只不过会花很多精力和口舌去解释什么是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情。和s1mple沟通起来就挺费劲的,我记得有一次在和NiP的比赛中,他们和Zeus起了争执,还差点打起来,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这里时有发生。在后来我们输给了Vega Squadron,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于是主动请辞离开了NaVi。  Q:现在早已物是人非,回过头来想想你觉得自己当时的决定正确吗?  那个时候属实有点冲动了,根本没法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如果当时我可以专注于自我和比赛,也许我会在NaVi多待一会。  Q:为什么NaVi在两次Major决赛中都差了一口气?  我们第一次参加Major(DreamHack Open克卢日-纳波卡2015)并不被观众看好,但依旧在比赛中打出了非常亮眼的表现,然而在决赛中我们消极的心态害了自己,在第一张图惨败的情况下我们没能及时调整状态。当时在火车这张地图上我们CT方13-9领先,然而有一个3v1的残局我们没打好,比分就这样被扳平到14-14,我们可太气了,所以根本没有在第二张地图开始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们火车真的不好赢,而且第二张地图相比Envy弱太多了。都没能打到图三,我们的最强图Dust2比赛就结束了。  第二次2016 MLG哥伦布Major两周前,我们在CounterPit总决赛中击败Astralis夺得冠军,于是我们满怀信心的来到哥伦布,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打进决赛,连一张图都没输。我们就这样以夺冠大热门的身份进入到了决赛阶段,但最终还是败倒在了压力面前,我们又一次经历了在失利之后无法保持镇定的毛病,再一次心态爆炸,甚至争吵起来,最后把图二拱手相让。从本质上来说第一次无缘Major是因为心理和实力上都出现了问题,但是第二次就完全是心理问题导致的了。  Q:你是怎么转会到Gambit的?  这一切都要从NaVi想以更低价格买入electronic说起,为了花费更少的转会费用,于是我被换到了FlipSid3。出于对NaVi的知遇之恩,我不太好拒绝NaVi的决定,因为我把NaVi当成了我第二个家。后来Major结束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待在FlipSid3,而恰逢Gambit要进行阵容变动,所以我就被邀请加入了Gambit。  Q:后来Gambit出现了什么问题?  刚开始一切顺利,我刚到Gambit就重新燃起了热情和动力。Hobbit是当时Gambit的队长,一开始我们打的还不错,但是慢慢的状态就有所下滑了。当事态愈发严重,俱乐部决定换我担任战队队长,后来成绩有所好转了,我们在DreamHack马赛站打进了四强,但是在这之后,战队的集训都成了问题,在签证等一系列制约条件下AdreN和Hobbit决定把我踢出队伍。  Q:你是怎么发现自己要被踢了?  一切都始于Abay (Hobbit)在DreamHack比赛中对我的无礼态度,他公开场合职责我的消极态度,正因为如此,Dosia不得不临危受命接任队长一职。后来我带着女朋友一起来参加比赛,比赛结束后我们去巴黎玩了一天,然而就在这一天Dosia告诉我,说Hobbit搞事情,想让我离开队伍。但是由于协议的关系我们还是在一起打完了DreamHack马赛、ESL One科隆和SLi S5,后来StarLadder管理员告诉我其中一张票是留给另一个人的,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要被踢了。一切都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他们还堂而皇之告诉我俱乐部会评估情况再决定我的去留,事实上他们早就决定好了。  Q:你会把在Gambit效力的经历归结成一个错误吗?  不会,(但是)Gambit选手所做所为可以称得上错误,我相信如果大家专注于自我并通力合作,我们还是能搞出点动静的。  Q:再来说说你是怎么加入Vega Squadron的吧?  Gambit经历的事情真的给我搞烦了,我有大概四个月的时间找不到队伍参加任何比赛,每周最多打打FACEIT。后来准备的第一场比赛还是作为俄罗斯战队的一员参加WESG预选赛,我们赢下了forZe获得了前往中国参赛的资格,在哪里我们拿到了季军。后来我们有想法找starix和hooch建队。但是这支队伍还是因为意见分歧比较严重分道扬镳了。接下来我接受了Vega Squadron的邀请,但是很不幸,俱乐部遇到了财务问题,我在这里四个月时间只收到了一个月的薪水,很明显这种情况下一支队伍是不可能坚持太久的,所以我们停止了训练,最终走向解散。  Q: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小毛病,在Vega Squadron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我的一只耳朵突然失去了听力。我很害怕于是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耳朵确实出了问题,是在海上度假的时候遭重的。这是一段漫长的康复过程,我有好几个月没有参加过比赛,1月份的时候和jR、kalinka还有scoobyxie组建了一支混编队伍参加了Minor,打的还不错,但是由于我们没能找到俱乐部的支持,最终还是解散了,后来fostar推荐我去Cyber Legacy,然后他加入了pro100。  Q:你想当一名队长还是一名普通选手?  我原来希望自己当一名普通选手或者副指挥,但是现在我对队长职位更感兴趣,因为我有足够的经验去分享。  Q:你有想过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到一线行列吗?  是的,在效力过Vega Squadron之后,我就意识到重返一线行列机会非常渺茫。  Q:有一线队伍给你开出过报价吗?  Envy和c0ntact有找过我,Cloud9也开出过不错的报价,他们决定签一份完整的阵容,不过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有实现,还是挺遗憾的。
2020-09-17
  在刚刚更新的Play Station官方博客上,《最终幻想16》的制作人吉田直树和总监高井浩分享了自己想对《最终幻想16》玩家说的话。    《最终幻想16》制作人(没错,就只是制作人)吉田直树在此问候大家。还喜欢我们释出的预告片吗?这囊括即时战斗与过场动画的独家游戏画面,仅代表我们团队从游戏开发至今取得的一小部分成果。这是一款全新的《最终幻想》系列新作,在其开发期间,团队规模已从起初几名核心成员发展为完全成熟的单位,持续不断地在迄今已创造的一切之上力求完善精进,为玩家们在故事和游戏玩法上提供无与伦比的体验。  我们的下一回重大情报揭露定于2021年,与此期间,欢迎各位尽情揣测,我们可是有丰富的资讯等着要发表——不只是针对《最终幻想16》,还有《最终幻想14》!当然,对于两者,我会同样不遗余力投入工作!  ——《最终幻想16》制作人吉田直树    《最终幻想I》首次发售时,我还只是其中一名玩家、一个怀有远大梦想的年轻学子。到了《最终幻想V》推出時,我终于勉强晋身开发人员之列。从那里,我转战“线上”开发,贡献一己之力于《最终幻想11》与《最终幻想14》。  而现在进入到了……《最终幻想16》。  从构建全新的开发环境,到认识PlayStation 5的全盘运作特性,我们团队在這一路过程中接受了无数挑战,才为玩家们带来了这著名《最终幻想》系列的第16篇章。虽然我们正马不停蹄地投入无限心血在这专案当中,但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将完成作品送到各位手中。不过我保证绝对值得等待!  ——《最终幻想16》总监高井浩  
2020-09-17
  小岛工作室制作的战术谍报系列游戏《合金装备》是大多数玩家潜入类游戏的启蒙,《合金装备》最早于1987年发行,时至今日已有30多年。目前《合金装备》系列累计销量已达5610万份。    据科乐美官方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3月底,《合金装备》的累计销量为5380万份,这意味着在过去两年《合金装备》仍旧售出230万份。而且从2018年2月《合金装备:幸存》发售后,科乐美再未推出过任何《合金装备》新作。  《合金装备:幸存》是在小岛秀夫离开科乐美之后,由科乐美自行制作的第一款《合金装备》作品,其名称并没有沿用“Metal Gear Solid”,而且是一款四人联机作品。    在《合金装备:幸存》发售之后,科乐美一直对《合金装备》系列闭口不谈,此前科乐美高级品牌与业务开发经理Richard Jones在采访中表示,日本的开发团队正在关注该IP。
2020-09-17
 

网站首页 | 牛盟客服 | 牛盟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牛盟

©牛盟 2016-2019 paiylm.com, all rights reserved